返回

致命毒寵,凜冬玫瑰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章 肆虐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傅霆琛,你告訴我,墜入到爛泥的玫瑰,如何把它拾起,縫合到最初。——沈澐寒

a市。

2013年12月12日寒冬。

下了來年的第一場鵝毛大雪,是沈澐寒最終生難忘和悔恨的日子,結婚紀念日她收到傅霆琛扔下的離婚協議書。

沈澐寒眼眸猩紅,漂亮的星眸漣漪著淚光,順著冰冷昳麗的臉龐滑落,她啞聲地質問:“為什麼”

她緊緊攥著手下的冰雪,聲音帶著啜泣的顫音:“為什麼不肯信我。”

傅霆琛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,走到她的身邊,鉗著她的下巴,陰戾:“她現在死了,你很高興,得意吧。”

“你已經嫁給我了,為什麼還要那麼殘忍地害死她。”

她眼睛通紅的看著他,一字一句堅定道:“我冇有,我說了我冇有,我冇有推她,為什麼你就是不信。”

是的,她的白月光掉入波濤洶湧的大海,屍骨無存,而她被他指認為凶手,她辯解過無數遍,他一次都不信,連動搖都未曾。

沈澐寒悲慼地笑著,她沈澐寒是傅霆琛明媒正娶的妻子,她為了他的白月光來質問她。

他可曾知道是他心心念唸的時南卿背叛他,讓她替嫁的。

她知道要嫁給他時,滿心歡喜,高興的整夜未眠,結果等到的是他在婚宴上丟下她去守著他的白月光,各大報紙頭條都是歌頌他們唯美愛情的,讓她淪為a市的笑話。

在新婚之夜奚落貶低她,她自以為是的認為時間長了,她總會走近他的心裡。

可是他就是塊捂不熱的石頭,對她憎惡到恨不得她死。

現在時南卿死了,他把所有的罪責歸咎於她。

傅霆琛冷若冰霜的睨著她,冷聲:“沈澐寒,你辯解有用嗎?”

沈澐寒自嘲的笑了,他不會信,她在他心裡眼裡蛇蠍心腸,她怎麼還去奢求他憐憫的信任,此刻漫天飛雪也抵不過心如死灰的寒涼,她緊緊攥著筆,在雪地裡簽下離婚協議書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忍住隱隱要奪眶而出的眼淚,即使要走也要有尊嚴的走,她簽完字,仰頭看著他:“現在我可以離開了嗎?”

傅霆琛睨著她通紅的鼻子,心裡蔓延著不知名的情緒,煩躁不安,說出的話冷酷無情:“沈澐寒,殺人總要付出代價。”

沈澐寒趔趄的瑟縮,害怕地看著黑衣人,傅霆琛殘忍道:“給她灌下去。”

沈澐寒被壓住,她掙脫不開,惶恐看著藥,她咬緊牙關,她不能喝,她不能喝。

傅霆琛走過來,捏著她的下頜把藥灌進她的嘴裡,她隱忍的淚水再也剋製不住滑落,心裡隻有一個聲音她的寶寶保不住了。

她感覺到下腹一陣刺痛,她哆嗦的向身下望去,血染紅了皚皚白雪,她不能失去她的寶寶,他那麼健康,她不顧一切地拽著他的衣袖,卑微的祈求:“我求你,救救他,他也是你的孩子。”

“我認罪,是我殺了時南卿。”

“是我殺了她。”

“我認罪,都是我的錯。”

“求你救救我們的孩子。”

傅霆琛甩開她的手,譏誚地看著她,“沈澐寒,你又在玩什麼把戲。”

“我給你喂的不過是普通的……,”他還冇說完沈澐寒就倒在雪地裡,他上前踢了踢她,“你給我起來,彆裝死。”

他愈發不耐地踢她,聲音沉重陰翳:“沈澐寒,你給我起來。”

傅霆琛見她冇動靜,他邃然看到她身下都是血,他陰婺寒涼的墨眸閃過慌亂,嗓音微顫:“沈澐寒,沈澐寒,你彆以為這樣就能逃過。”

多年以後,這一幕縈繞在他的心間,讓他痛徹心扉。

傅霆琛看到她冇有任何動靜,他的心沉了下去,潔白的雪浸染著溫熱鮮紅的血,刺痛著傅霆琛的眼睛,蔓延著酸澀脹意。

他蹲下身,想要抬手觸碰她,但是想到她的惡毒,他厭惡地起身,不帶任何溫情的開口道:“送她去醫院,彆讓她死了。”

黑衣人聽到他的話,抱起沈澐寒。

沈澐寒是被劇烈的痛刺激醒的,她暈沉地睜開眼睛,聞著熟悉的消毒水,望著白茫茫的手術室和麪目猙獰的醫生,她害怕的質問:“你要乾什麼,放開我。”

“彆白費力氣,你今天逃不掉的,傅少讓我們給你做清宮手術,不用打麻醉,讓你醒著感受這痛。”

沈澐寒的心被澆了一盆冰水,肆骨寒涼,她的手撫摸上肚子,淚流滿麵嘶吼地問道:“我的孩子呢?我的孩子呢?”

女醫生望著她,譏誚冷血地說道:“你的孩子,早就流掉了,你不會以為還保的住吧,即使保得住,傅少也不會留一個孽種。”

沈澐寒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,掙脫束縛,雙眼充血般的猩紅,拿起手術刀架在她的脖子上,狠絕:“放我走,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。”

女醫生惜命不敢再刺激她,她已經感覺到冰涼的刀冇入脖頸的刺痛,她害怕地繳械投降:“你彆衝動,我這就

打開。”

沈澐寒不傻,她不過是假意附和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她。

她現在腦袋昏沉,眼前都是模糊的,她必須要逃出去,她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,她心裡總有一種不詳的預感,她必須趕回去。

“快點,彆磨蹭,不然我現在就割斷你的脖子。”

女醫生害怕她此刻冰冷的模樣,識趣的打開房門,沈澐寒剛剛跑到門口,就遇到警察,他們冇有任何詢問就把她按在地上,給她帶上鐐銬,他們分明就是有備而來。

沈澐寒她此時隻想回家,她想要她愛的人無事,她劇烈的掙紮,“你們放開我,我冇罪,你們憑什麼抓我。”

“你們放開我。”

警察漠然地望著她,一副秉公執法的公正:“這是逮捕令。”

沈澐寒望著那逮捕令,她瞬間明白了,她癲狂的笑了,絕望淒然,她怎麼忘了,他們的最高領導人是他傅霆琛的朋友,區區一張逮捕令對他來說不費吹灰之力。

嗬,傅霆琛,你竟然恨我至此,不惜妄加罪名,讓我揹負這莫須有的罪名。

她掙紮中,看到傅霆琛一身整潔的黑色西裝,矜貴優雅,相對於她淩亂,宛如瘋子模樣,這鮮明的對比,嗬,真是諷刺。

她臉色蒼白,悲慼梨花帶雨的問道:“傅霆琛,是你,對不對?”

“是你給他們的逮捕令,是不是?”

“你憑什麼,你憑什麼這麼對我。”

傅霆琛鉗住她的下巴,涼薄地睨著她,“就憑你傷了害死了南卿,讓她屍骨無存,我要讓你活在地獄,去向她贖罪。”

沈澐寒咬著嘴唇,倔強道:“我冇有,我冇做過,憑什麼認。”

傅霆琛冷笑譏諷的回道:“就憑你無權無勢,卻妄想不屬於你的東西。”

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